以太币2.0与DOT波卡,是1+1>2的互联网效应
本文摘要:原文标题:以太坊2.0andDOT波卡OfferAlternativeSolutionstoScalingIssue作者:NikolaiKuznetsov翻译&校对:阿风圆圆2021年,ETH第一任CTO与联合开创者GavinWood(嘉文·伍德)离开ETH后
原文标题: 以太坊 2.0 and DOT波卡 Offer Alternative Solutions to Scaling Issue 作者: Nikolai Kuznetsov 翻译 & 校对: 阿风 圆圆 2021年,ETH第一任CTO与联合开创者Gavin Wood(嘉文·伍德)离开ETH后,写作了波卡白皮书《DOT波卡:异构多链框

作者: Nikolai Kuznetsov

翻译 AMPL 校对: 阿风 圆圆

2021年,ETH第一任CTO与联合开创者Gavin Wood(嘉文·伍德)离开ETH后,写作了波卡白皮书《DOT波卡:异构多链框架的愿景》。全新的区块链被嘉文命名为DOT波卡,并于今年5月开启了首次迭代,近期波卡主网进行了一系列重大升级。

2021年,嘉文着手开发DOT波卡的同时,以太币ereum核心开发团队就已经开始以太币2.0的升级,这是ETH有史以来最大的基础设施升级。以太币2.0也被叫做Serenity,将于2021年推出第一个版本即Serenity Phase 0,其余三个阶段计划在将来两年内推出。以太币2.0引入的分片构造或将终结2021年ICO热潮以来一直备受诟病的可扩展性问题。

2021年DOT波卡上海见面会,Gavin Wood

那样,同为区块链基础设施且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以太币ereum与DOT波卡有可比性吗?假如有大家又该从哪些侧面进行比较?

1、分片与可扩展性(Scalability with sharpng)

以太币2.0和DOT波卡都用分片来达成可扩展性。分片是指对区块链互联网或其数据进行分区处置,以达成并行从而提升吞吐量。但,分片是个十分广义的定义,事实上以太币2.0和DOT波卡使用了完全不一样的构造。

现在,以太币1.0在单链结构上运行,每一个节点都需要对每一个买卖进行验证。相比之下,以太币2.0有一个称为信标链的主链,该主链促进了分片之间的通信,这部分分片连接到信标链进行通信。因为分片并行处置的性质,从而使以太币2.0比以太币1.0具备更高的吞吐量。

以太币2.0构造对信标链上的分片有统一管理,分片需要根据统一办法来更改状况,再每一个块添加到信标链的区块链中。本质上,信标链就是一系列端口的集合,大家以USB接口为例,只有当USB插头形状正确,才能进行正确的链接,分片也需要遵守以太币2.0的规则才能与信标链链接。

DOT波卡则使用了完全不一样的构造,即中继链+平行链的构造。中继链作为主链,平行链的地位则像以太币2.0的分片。但与以太币2.0不一样的是,在平行链连接到主链时,DOT波卡使用愈加灵活的元协议,换句话说,任何平行链都可以用愈加“个性化”的且符合本链的规则来改变状况。唯一需要遵守的是中继链验证者(Validators)可以用元协议(meta-protocol)实行验证过程,这个过程用的规范就是WebAs百度竞价推广bly,即Ewasm虚拟机。

3、开发进度(Develoh3ment h3rogress)

DOT波卡于今年5月份启动了主网第一阶段,项目路线图让完全去中心化的基础设施与事先规划好的治理方法分阶段升级。第一阶段是指PoA授权证明阶段,这一阶段上线之后,资金投入者可以从他们的ETH智能合约中换回代币。该项目7月份启动了第二阶段,即提名权益证明共识(NPoS)。截止现在,波卡已启动了互联网治理模、启用余额转账等要紧阶段。

以太币2.0使用了一种不同于分阶段达成的办法,即在分阶段更新之后全方位发布。信标链预计将于今年夏季推出,PoS与全方位分片将在下面的阶段进行。

原文标题: 以太币ereum 2.0 and DOT波卡 Offer Alternative Solutions to Scaling Issue

2、互操作性(Interoh3erability)

DOT波卡在构造层面的灵活性,将使得其互操作性远胜于以太币2.0,由于只有ETH专用的分片才能成为ETH生态系统的一部分。同时,DOT波卡构造上搭建了转接桥(Bridge),这可以让外部区块链链接到DOT波卡,达到双向兼容的目的。

对于转接桥有哪些用途,大家举例说明,假如以太币2.0想要与DOT波卡通信,仅需与转接桥链接,就可以与DOT波卡上的任何应用互通信,这个转接桥就像你想要去美国旅游,需要到大使馆获得签证,一旦签证通过,就可以在美国自由通行了。

DOT波卡与以太币ereum之间的就是Bridge

ETH通过转接桥连接到DOT波卡生态系统,这使得DApp开发职员可以与任何其他DOT波卡平行链进行交互,可以理解为ETH上任意的DApp只须链接到转接桥,就可以与波卡生态的任意应用进行信息跨链。但,相反的状况是不可能的:DOT波卡不可能成为ETH信标链的分片。以Moonbeam开发的转接为例,该桥为开发职员提供了基于DOT波卡构建的与ETH兼容的智能合约平台。

回顾区块链十年进步史,到现在为止,互操作性从未发挥过要紧用途。但大家的区块链世界俨然已演变成了一个个孤立的“围墙花园”——BTC市值2000亿USD,是一座美妙的孤立花园,ETH400亿USD,是一座愈加漂亮的孤立花园。怎么样才能打破这一座座孤立的围墙?从这个视角来讲,波卡强大的互操作性势必会是2021年将来的区块链世界的唯一主角。

在2021年旧金山举行的Blockstack峰会上,分布式系统专家、区块链资深创业人士的安德里亚斯·安东诺普洛斯(Andreas Antonopoulos)提出了发人深省的关于区块链互操作性的案例,他讲解说,封闭进步的单链系统都将自食苦果,他们都需要基础设施升级。

假如安东诺普洛斯的看法正确,那样目前的很多基础构造,比如DOT波卡的转接桥与互操作平台,可能是ETH将来进步的重要推进力。

值得一提的是,Gavin Wood也认可DOT波卡与Etereum的内在共生关系,他在一篇博文章中说道,自DOT波卡白皮书发布以来,“大家知晓,与ETH生态系统打造桥梁,以帮双方扩展能力,这将是互联网的重点之一。”

4、团队(Teams)

虽然以太币2.0项目在区块链开发职员拥有一些众人皆知的名字,包括ETH联合开创者Vitalik Buterin本人,但以太币2.0不是由单个团队负责开发和推行,而是由几个团队负责以太币2.0不同推广客户端的各种迭代,以维护互联网安全。

相比之下,DOT波卡由一家名为Parity Technologies的公司开发,该公司是由工程师、密码学家、构造师和研究职员组成的全球团队。Parity与DOT波卡一块开发了其Parity 以太币ereum推广客户端和Parity Zcash推广客户端。

Parity Technologies的首席实行官Jutta Steiner

Parity Technologies由Gavin Wood和Jutta Steiner一同创立。Gavin Wood在创立ETH时开发的ETH高级编程语言Solipty,为嘉文取得了好的信誉。除此之外,应用数学家Jutta Steiner(尤塔·施泰纳)还是ETH创始团队成员之一,是ETH创始团队的第一位安全负责人,目前Jutta Steiner是Parity Technologies的首席实行官。

5、时间就是生命(Time is of the essence)

以太币2.0面临的最大挑战是项目落地慢,自2021年前后,大家就开始讨论ETH的可扩展性,现在来看,在没有任何延迟的状况下,以太币2.0全方位落地大概要到2022年。不过,与DOT波卡和所有其他区块链项目最为重要的优势是,ETH拥有最为悠久社区基础与最为强大的开发职员基础。

不过换个角度来看,以太币2.0的不断延迟,给了以太币2.0最大的角逐对手DOT波卡的最大角逐对手)可以开发我们的平台,以提供诸如互操作性等其他属性。因为DOT波卡可以与ETH完全兼容,这意味着ETH的开发职员在原平台上就能共享到波卡的性能。

一旦完整的以太币2.0全方位落地,DOT波卡与Ehtereum两个平台协同工作将会非常有趣。假如所有顺利,两个平台将会优势互补,最后成为一个1+1大于2的区块链互联网。